爱情文章

    “喂,你这家伙人家不过打败了你一次,你就动心了?”磐门之外,严浩望着一扫以前气势的林修崖,不由得一拍额头,苦笑道。 “可怜的家伙”望着淡然风范不在的林修崖的背影,再瞧得根本没半点波动的薰儿,琥嘉啧啧着咂了咂嘴,旋即满脸同情

    狗狗干我老婆

    “可怜的家伙”琥嘉摊了摊手,沉吟了一会,道:“不过你不出一下面似乎有点不太好吧?他来了几次,你都避而不见,不管怎样。他与萧炎也是有着一点交情” 见到薰儿这般姿态,林修崖心中也是一声苦笑,在几次扯起话头都是被对方不着痕迹的淡淡回了后,终于是沮丧的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盒,轻放在桌面上,笑道:“这是一种疗伤效果极其不错的灵药,想必对萧炎兄弟有一些作用,薰儿学妹可不要拒绝。”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